当前位置:

看球识城:自由与疯狂的巴塞罗那

点击: 2018-02-09

看球识城:自由与疯狂的巴塞罗那

仰望星空,繁星点点,或许此时你会不由地迷恋上这座城市。尽管这样的感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但这样美妙的景致真的就存在于巴塞罗那,这座城市似乎就是因为美丽而存在。从提维达波山上那十九世纪游乐园到古埃尔公园前马赛克式样的台阶,再到圣家族教堂各塔之间的虹桥,无处不透露这这座城市的美。thesefootballtimes.co作者Andrew Flint就撰文讲述了关于巴塞罗那这座城市的足球故事。

登上蒙锥克山,你可以穿越西班牙广场,来到魔法喷泉,走过琼-马拉加尔(极具声望的加泰罗尼亚诗人)修建的公园,你能够看到一处无与伦比的美景。漫步其中,拾阶而上,清新的空气环绕四周,让人心旷神怡。亦或者你可以坐在蒙锥克奥林匹克体育场的顶端,俯瞰这欧洲色彩最为斑斓,极富历史传奇色彩的城市。

包括迈克尔-杰克逊、AC/DC(著名乐团)在内的诸多歌手(乐团)都曾让这座庞大的体育场化身为音乐的天堂,但这短暂而美好的景象,总是转瞬即逝。

鼎盛时期的巴萨(本文中“巴萨”指球队,而“巴塞罗那”指城市)拥有令世人震惊的力量,那就像是魔法和音乐的融合。不过在2003年的时候,巴萨的情况并非我们如今所看到的那样。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们甚至都无法想象他们在15场比赛中只收获了5场胜利,糟糕的战绩甚至一度让球队需要思考降级的问题。

当年的伊涅斯塔还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范加尔对于球队的改造尚未成功——尽管他们刚刚签下了罗纳尔迪尼奥和彼时与C罗齐名的卡雷斯马·夸雷斯马。节礼日之前对阵西班牙人的比赛,对于当时的巴萨而言真是具有着非凡的意义。这场比赛并不能够简单地用三分来形容,这场比赛就如同一场战争。

如果说此时的巴萨深陷泥潭,让众人烦忧,那么他们唯一能够得到的安慰,就是他们在加泰罗尼亚的对手西班牙人(后文的“西班牙人”都是指球队),正处于一个更加艰难的境地。在这赛季第一次进行加泰罗尼亚德比之前,西班牙人已经处在了联赛副班长的位置上,他们糟糕的表现,看起来与景色华美的巴塞罗那是如此格格不入。在这场被赋予了更大意义的加泰罗尼亚德比大战中,前巴萨青训球员小克鲁伊夫(巴萨传奇克鲁伊夫的儿子)在开赛第六分钟的时候就被范布隆霍斯特铲翻在地,但在几分钟后,小克鲁伊夫利用任意球机会头槌破门得分——为他送出助攻的同样也是前巴萨球员德拉佩纳。

尽管伤缺四场比赛的罗纳尔迪尼奥挺身而出,帮助巴萨扳平了比分,但这场比赛仍旧是成为了史上最肮脏的比赛之一。奥维马斯在多次侵犯西班牙人后卫多莫劳德,而后者则是用一次凶狠的抢断回击了奥维马斯。另外一侧的小克鲁伊夫同样是对侵犯了自己多次的科库还以颜色,以及凶狠的肘击打在了科库的脸上。当然,抛开这些粗鲁的动作,这场德比大战的质量也是非常高的。

中场休息之前,克鲁依维特梅开二度,帮助巴萨锁定胜局。克鲁依维特的第一粒进球来自于加布里在右路的助攻。而在这粒进球之后,场上又是出现了不少争议的地方。

巴萨在一次角球防守中,球队后卫马科斯和西班牙人后卫索尔德维拉同时跳起,但前者很明显用手触碰到了皮球。而马科斯的举动并没有招来主裁判的判罚,这无疑是让西班牙人怒不可遏,同时表示抗议的索尔德维拉还吃到了黄牌。在这样的情况下,西班牙人球迷开始用各种方式来宣泄自己的不满,他们焚烧旗帜,拆下座椅投入场中。而接下来的情况,则更是让西班牙人的球迷愤怒:巴萨边后卫雷齐格在突破德拉佩纳之后,被后者放倒在地,而后者也是因此吃到了红牌。

当主裁判掏出红牌的时候,场内的防暴警察也冲向了混乱的球迷——激进的西班牙人球迷猛击护栏,情绪失控的德拉佩纳也是在众人的劝说之下才勉强离场。当然,事情并没有结束。在德拉佩纳红牌罚下之后,塔穆多凭借自己出众的技艺突破了巴萨防线,最终倒在了禁区内。在所有人看来,这将是一个点球,但主裁判却一点儿表示都没有。而科库与莫拉莱斯之间只不过有轻微的碰撞,科库就夸张地倒在了地上。

这疯狂的十分钟彻底点燃了这场德比大战的气氛,也预示着下半场将会出现更加激烈的碰撞。下半场开场仅几分钟,马科斯就因为侵犯塔穆多而被红牌罚下。很快,场上的球员已然不是在想办法破门得分,看起来更像是在激怒对手,让对手变得更加疯狂,做出失去理智的决定。

夸雷斯马在三分钟的时间里,连续对同一名球员以几乎相同的方式犯规,让自己两黄变一红,提前离场。而夸雷斯马的离场,再次打破了双方人数上的平衡,人数占优的西班牙人士气大振。

这场比赛中,肮脏的犯规几乎贯穿全场。尽管西班牙人占据人数上的优势,但他们仍旧没有一点儿收敛。索尔德维拉在和杰拉尔德-洛佩斯争抢头球的时候依旧扬起了自己的手臂,而这看似无意的动作,让巴萨替补席上的球员们情绪激动——他们觉得索尔德维拉这个动作就是一个红牌动作。当然,主裁判也是一点儿都不吝啬自己的黄牌,他再次对索尔德维拉出示的黄牌,让这名球员提前离开。

双方都被罚下两名球员之后,他们也是开始更多地采用防守反击的策略。但这样的决定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当西班牙人组织反击之时,科库发现自己是最后一名防守球员,他毫不犹豫地拉倒了进攻的塔穆多,不过在终结对手进攻的同时,他也是成为本场比赛第五名被罚下的球员。

当然,红牌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终结。在比赛即将结束的时候,西班牙人后卫洛波再次吃到黄牌,两黄变一红。一场比赛有六名球员被罚下,巴萨和西班牙人真是创造了新的历史纪录。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六张红牌都是以不同的理由所出示。再将目光投向看台,此时的看台已然燃起了大火,看台座椅也被强行拆卸了下来,空气中所弥漫的味道,显然不是巴塞罗那所具有的浪漫气息。

这个赛季,其实巴萨的情况也没有那么糟糕,从尤文图斯租借而来的埃德加-戴维斯帮助球队力挽狂澜,而巴萨最终也是逆转颓势,拿到了联赛第二,仅次于贝尼特斯所执教的巴伦西亚五个积分。从后来的情况来看,那场加泰罗尼亚德比其实也算得上巴萨复兴的起点。同时,从这场比赛的火爆状态来看,加泰罗尼亚德比真算得上是世界足坛最被低估的德比大战之一。

巴萨和西班牙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使得他们之间的对抗如此激烈?或许我们首先应该先了解一下西班牙国家德比。皇家马德里和巴萨之间的对抗让整个西班牙都为之亢奋,而媒体记者也是对这样一场比赛也是不遗余力地渲染和报道——2015年11月的《阿斯报》用了44页的内容来报道国家德比。诚然国家德比因为历史因素而异常火爆,但加泰罗尼亚德比这样的内部对抗,情况明显要更加复杂。

1930年的时候,德里维拉将军失去了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以及军队的支持。这位曾以首相身份独揽大权的将军最终只能够是宣布辞职,而就在他辞职的一年之后,西班牙第二共和国建立,共和党候选人成为了国家元首,阿方索十三世也因为种种原因废除君主制度。也就是在这一年,加泰罗尼亚左翼共和党(一个支持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的政治团体)赢得了地区选举,将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控制权掌握在了手中。同时,加泰罗尼亚左翼共和党候选人之一的路易斯-孔帕尼斯还参与了市政大厅的军事政变,并宣告出任无政府主义(一系列政治哲学思想,其目的在于提升个人自由及废除政府当局与所有的政府管理机构)体制下的巴塞罗那市长。

最后,路易斯-孔帕尼斯成为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主席。在政治上,路易斯-孔帕尼斯是一名强硬派,他主张建立加泰罗尼亚共和国,但最终在1940年的时候,他被弗朗哥下令枪决。由此,路易斯-孔帕尼斯也成为第一个民主选举出来的,在任上被处决的“国家元首”。

2001年的时候,原巴塞罗那的奥林匹克体育场改名为孔帕尼斯奥林匹克球场,而西班牙人自1997年开始就一直使用这座球场,直到2009年的时候,他们才将自己的主场搬到了科尔内拉-埃尔普拉特球场。

从两支球队的名字上,我们就能够看到这两支球队的历史。1898年的时候,一位来自于瑞士的会计师,同时也是一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汉斯-甘博——在巴塞罗那创立了一家业余足球俱乐部。出于对巴塞罗那的热爱,汉斯-甘博也是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了更具加泰罗尼亚风格的乔安-甘博。此外,在他20岁的时候,就曾担任过巴塞尔的队长——只不过在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啥名气。

在他表达了自己希望成立足球俱乐部的愿望之后,英国人沃尔特-维尔德、乔安-帕森斯、威廉-帕森斯,以及其他两名瑞士移民,还有几个当地人成立了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也就是之后的巴萨。而沃尔特-维尔德成为了球队历史上的第一任主席。巴萨这在一开始就具有国际色彩的球队,起步也是非常顺利,他们在1902年的时候就赢下了马卡亚杯的冠军,1905年的时候还赢得了巴塞罗那杯的冠军,此外他们在1903年的时候还杀入了国王杯的决赛。

而为了对抗这支国际化的球队,在1900年的时候,一名巴塞罗那的大学生决定组建一支由西班牙人组成的球队,并且队名直接就叫做西班牙人。西班牙人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是非常顺利,在巴塞罗那赢得马卡亚杯的第二年,西班牙人也稳定了这项赛事,此外他们他们还曾四次夺得加泰罗尼亚地区联赛的冠军。

尽管因为政治原因,西班牙人在历史上多次更名,此前他们还曾改名为加泰罗尼亚西班牙人。值得一提的是,西班牙人为了向加泰罗尼亚伟大将军罗格-德鲁利亚致敬,所以球队的队徽也采用了罗格-德鲁利亚军队徽记的蓝白条纹元素作为球队的主色调。球队这样的举动自然是得到了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的赞赏,并给了他们一个“皇家”的称号,且准许他们在队徽上添加皇冠的图样。如今,他们坐落于巴塞罗那富人区——萨里亚区,且现在的队名为皇家西班牙人——这也体现出了他们典型的西班牙身份。

虽然说巴萨早期一帆风顺,但由于基本上没有新成员加入,球队会员人数也在不断减少,所以乔安-甘博取代沃尔特-维尔德成为了球队新的主席。而在乔安-甘博的努力下,最终巴萨的会员人数也是有了很大的提升。1909年的时候,巴萨搬入了新的球场(卡雷尔-德拉-因达利亚体育场),待到1922年的时候,这座球场已经能够容纳8000名观众现场观战,且会员人数也超过了两万人。不过他们为了招募更多的会员,球队搬到了新建成的莱斯-科尔特斯球场,而这座球场后来被扩建成为了一座可以容纳六万名观众的球场。

1925年的时候,在莱斯-科尔特斯球场的一件事可以充分反映出巴萨和西班牙人之间的对立关系。当时场内奏响西班牙国歌的时候,巴萨球迷发出了巨大的嘘声,并以此对里维拉独裁统治的不满。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莱斯-科尔特斯球场被关停了六个月的时间,至于西班牙中央政府和加泰罗尼亚之间的关系,或者更具体的说是和巴萨球迷之间的关系,已然不可调和。

七年之前,西班牙人针对巴萨的加泰罗尼亚独立请愿,进行反独立请愿,由此也可以看出西班牙人站在了西班牙中央政府这一边。一个西班牙人球迷团体甚至打着西班牙法西斯政党(长枪党)的旗号参加了内战,并和巴塞罗那的人民阵线为敌。巴萨和西班牙人之间的对抗也在比赛中有着更为直接的表现,巴萨赢得了首赛季西甲联赛的冠军,但直到二战结束的那个赛季,巴萨才再度拿到联赛冠军的头衔。而在那之后,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已然成为了皇家马德里,且到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皇家马德里和巴萨一起在15个赛季中夺下了11个冠军。

西班牙人从来就没有拿到过西甲联赛的冠军奖杯,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球迷们对于巴塞罗那德比的关注。1940年的时候,西班牙国王杯西班牙人半个多世纪以来夺得的最后一个冠军奖杯,但在这段时间里,巴萨已经赢得了超过30个国内冠军头衔。同时,皇家马德里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对于世界足坛的统治,也是很大程度上刺激到了巴萨,让他们决心与这支马德里的球队一较高下。

弗朗哥对于皇家马德里的公然支持,也是加剧了他们之间的矛盾。这两支球队最著名的一次对抗是在1943年的西班牙国王杯(弗朗哥执政的时候,改名为大元帅杯)第一轮比赛中,巴萨3-0战胜了皇家马德里。很显然,弗朗哥对于自己支持的球队落败感到非常不满,甚至传闻在第二场比赛之前,弗朗哥还派警察到皇家马德里的更衣室传达自己“期望”——当然,这样的传闻已然无从证实,不过在次回合的比赛中,巴萨大比分输给皇家马德里,这确实从侧面证实了一些事情。

赛场是当时加泰罗尼亚人唯一能够表达自己集体认同感的地方——很多受压迫的地区也是这样——如今他们也是在自己能够掌控的领域里反对一切都视为不公平的事情。当然,他们的城市,同样也是不断激励着革命者、艺术家,并且散发出了强大的独立气场。

乔治-奥威尔曾以记者的身份去到巴塞罗那,而他在踏入巴塞罗那的时候,很快就被这座城市的魅力所感染。“这里有着革命和向往未来的信仰,就好像突然出现了平等和自由。”乔治-奥威尔在自己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一书中写到:“这里的人试图像人类一样生活,而不是资本主义机器中的齿轮。”

巴萨球迷也开始为了加泰罗尼亚的自由,自己加泰罗尼亚的人身份而抗争。他们将西班牙人的球迷看作是“独立运动”中的叛徒——而这也是巴塞罗那德比的根源所在。

近些年来,巴萨在欧洲足坛的地位,是西班牙人根本无法对抗的。西班牙人在西甲联赛近60年的时间里仅在诺坎普取得了三次胜利,而在93次对抗中,巴萨则是赢下了34次。同时,巴萨对于现代足球发展所做出的突出贡献,也是不可估量的。

值得一提的是,西班牙联赛中门将的最高荣誉就是萨莫拉奖,而这一奖项就是以前巴塞罗那门将里卡多-萨莫拉命名的。16岁的时候,里卡多-萨莫拉其实效力于西班牙人,而后他才成为了巴萨的一员。在巴萨效力三年之后,他又是转投皇家马德里,并且在那里效力了八年时间。而他最高光的时刻,就是在西班牙国王杯的比赛中,以一次精彩的扑救帮助皇家马德里战胜巴萨,拿到了赛事冠军奖杯。

里卡多-萨莫拉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被弗朗哥授予了西斯内罗大十字骑士勋章,并在1934年的时候拿到了共和国骑士勋章。尽管这两枚勋章让里卡多-萨莫拉成为了西班牙人的英雄,但在巴萨球迷看来,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叛徒。当然,里卡多-萨莫拉并非是唯一一名效力过巴萨和西班牙人的球员,拉兹罗-库巴拉在1949年逃离匈牙利之后,也效力过巴塞罗那的这两支球队。他在巴萨出场186次,攻入了131粒进球,而后他又是在西班牙人效力了两个赛季。

加泰罗尼亚德比的特殊含义,使得这两支球队对抗了近一百年的时间。西班牙人这支球队那“皇家”的前缀,也是使得他们的身份变得异常复杂,而巴萨则始终如一,坚持着自己原来的名字。

时至今日,赞助商、媒体以及世界级巨星可能都如同潮水一般涌向这个世界上最受关注的国家德比,但加泰罗尼亚德比并不会因此而失去它原有的意义,甚至你还有可能因为这场德比而疯狂。

(西地那非)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