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理学堂:世界杯举办国俄罗斯,俯瞰欧亚的双头鹰

点击: 2018-09-12

由于世界杯已经近在眼前,《足球地理学堂》专题将会推出世界杯特别版——《俄罗斯城市巡礼》:俄罗斯世界杯将在俄罗斯11个城市的12个体育场举行,我们也计划10到12期专题来围绕这些城市为介绍俄罗斯(个别城市实在很难单篇展开)。

不过本期我们还是以常规方式来简要了解这个行将举行世界杯的国家,作为总的导读。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涉及很多历史地理乃至政治军事领域的问题,笔者也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如有出错,还请见谅与不吝指正。

罗斯之名

前不久,关心时事政治的球迷们可能看到过这样一则消息:

原“白俄罗斯共和国”通过驻华大使馆发声,正式将中文译名更改为“白罗斯”。严格来说,其实俄罗斯也该更名为“罗斯”。因为“俄罗斯”中的“俄”实际上是蒙古语在发声“罗斯”时的习惯性前缀。在过去,中文译名还有一个发音更贴切但带贬义的称谓“罗刹”,日韩则将俄罗斯译为“露西亚”。

俄罗斯是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广的国家,南北平均距离达3500公里,东西距离长达9000公里,拥有3.4万公里长的海岸线,总面积更是达到1700万平方公里:

左半边的绿色部分以平原为主,作为亚欧分界线的乌拉尔山脉将俄罗斯分割为欧亚两部分。

欧洲部分的面积不过全国四分之一,但却集中了全国人口的80%。

如此的人口分布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气候的影响:俄罗斯领土的80%以上地区都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

自西向东的大陆性气候逐渐加强,也造成了东欧平原的气候还算相对温和。但越往东走,冬季便越发漫长而严寒。

即便欧洲部分相对温暖,在冬天的平均温度仍在零下十度上下。这也让俄超的冬歇期长达三个月——从12月初开始,一直持续到3月初。五月初赛季结束后,又在七月中旬开始新赛季比赛。

显然,俄超联赛和亚洲球队的备战周期更加接近。实际上,他们此前也的确是自然年赛制,直到2011年才修改为与欧洲主流联赛同步的“秋-春跨自然年赛制”。

双头鹰的诞生

尽管俄罗斯的民族多达193个,但作为主体民族的俄罗斯族占到八成,而其中大多是东正教徒。奠定这一基础的,便是“罗斯受洗”。

公元九世纪末,多个东斯拉夫部族联合建立了以今天乌克兰首都基辅为中心的斯拉夫国家——基辅罗斯,这也是俄罗斯族、白罗斯族和乌克兰族的起源。

一个世纪后,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一世认识到宗教信仰的统一将有利于政权的稳定,于是将东正教定为国教,下令所有基辅市民在第聂伯河接受洗礼。

自此以后,东正教在东斯拉夫人中开始传播,西欧人眼中的斯拉夫蛮族从此被纳入了基督的怀抱。

15世纪末,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则由于迎娶了拜占庭末代公主,从法理上获得了“第二罗马”拜占庭帝国继承人的资格。

也正是在伊凡三世的时代,莫斯科大公国统一诸邦,并结束了金帐汗国的统治,奠定了俄罗斯帝国的基础。

伊凡三世的孙子伊凡四世(伊凡雷帝)更是首次启用“沙皇”一词,这实际上就是来源于罗马帝国的“凯撒”头衔。

发展壮大的俄罗斯帝国从此自称为“第三罗马帝国”,改用同东罗马帝国一脉相承的西里尔字母,同时也继承了拜占庭帝国鸟瞰欧亚的双头鹰徽章。

亚历山大一世带领着俄罗斯帝国力挽狂澜,浇灭了拿破仑吞并欧洲的熊熊欲焰,被全欧尊为“神圣王”,在事实上也铸就了俄罗斯人的救世主心态。这样的意识显然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

俄罗斯思想家别尔嘉耶夫就曾认为:“俄罗斯文学并非始于愉快的创造冲动,而是来自人民的痛苦及其灾难深重的命运,诞生于拯救全人类的思考。”

尽管俄罗斯帝国拯救了欧洲,但沙皇独裁和封建农奴的国家体制又被文明国家被视为封闭与落后的象征。已经进入启蒙运动的欧陆豪强对其敬而远之,在这期间,“小心被沙皇流放到西伯利亚”成了取笑俄国的名梗。

流放西伯利亚

俄罗斯本质上是由85个不同联邦主体组成的联邦国家。为了便于管理,它们又被划分为共计8个联邦管区。而其中最东边的三个,实际上就是广义上的“西伯利亚”地区,也即俄罗斯的亚洲部分。

由于西伯利亚历来气候严寒,向来是俄罗斯人眼中的蛮荒之地,但大量的森林和矿产资源让沙俄贵族们无比眼馋。“流放西伯利亚”的刑罚也应运而生:

通过流放犯人并强制他们参与苦力劳动,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西伯利亚地区劳动力不足的窘境。同时为了增长当地人口,犯人的妻子儿女一般也必须跟从前往。

关于流放西伯利亚的记录,在《复活》、《战争与和平》等俄罗斯名著中也屡见不鲜。这一点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作家群体一向是政治犯高发人群:

拉季舍夫揭露农奴制的罪恶,赫尔岑反抗沙皇暴政,车尔尼雪夫斯基号召农奴起义,屠格涅夫纪念挚友果戈理,曼德尔施塔姆讽刺斯大林,这些文学家都曾因为持有异见而惨遭流放。哪怕是普希金也曾因写诗讽刺权贵获罪,还是通过有权势的朋友才被免去这一刑罚。

事实上,即便惨遭发配边疆,文人的天性也难以被扼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死屋手记》、契诃夫的《萨哈林旅行记》都以亲身经历详细描述了这段历史。

斯大林执掌苏联后,1930年统一更名为“古拉格”的劳改营更是遍布全国。古拉格人口总数长期维持在两百万,共计约1800万人曾进入过古拉格接受改造。而如果又恰好不幸地被分配到西伯利亚,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相比于“古拉格”,俄超的分布更不平均)

而现在西伯利亚地区的存在感依然不强,本届世界杯的11座城市也全位于欧洲。

作为位于亚洲的顶级联赛独苗,伯力(哈巴罗夫斯克)能源是近年来少有能够打进俄超的远东俱乐部,但过于遥远的飞行距离让这支本就实力不济的升班马已经早早确定降级。这对其他俄超球队而言也是个好消息,因为即便是他们也对西伯利亚的漫长严冬心怀忌惮。

伏特加

在漫长而阴郁的冬季,室外活动又因为冰雪受限,还有什么能比喝一口烈酒更享受的呢?既能暖暖身体,又是一种消遣方式,无怪乎伏特加成为了俄罗斯的国民饮品。

正统意义上的伏特加主要由小麦或土豆所酿造,再经过三次以上蒸馏过滤抛弃芳香浓郁的酯质、醇油。因此伏特加本身味道恬淡,在入喉后最多只有微微回甘。

自15世纪,为了弥补因为频繁扩张战争而空虚的国库,沙皇就下令由国家垄断伏特加的生产销售。然而当饮酒成了习惯乃至狂热的爱好,便成了酗酒,毕竟伏特加的酒精含量基本都在37.5%到40%。

平均寿命仅有64岁的俄罗斯人,30%的死亡是由于酗酒直接或间接导致,比例远高于世界其他国家。这一点在足球界也不能幸免,传奇门将雅辛就是因为酗酒导致胃癌而最终去世。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列宁政府和戈尔巴乔夫都曾经先后下达过“禁酒令”,但最终只能选择妥协。苏联解体后,由于经济崩溃,卢布对美元在十年内贬值99%,民众生活大不如前,借酒消愁成了普遍的社会现象。

到了新世纪,普京政府又多次试图通过提高伏特加消费税控制酗酒。尽管零售额骤降,但合法商品市场占有率骤降到三成,私酿酒造成的死亡率更是有升无降。米格飞行员偷喝防冻液的故事绝非空穴来风,在前两年就曾有数十人因为饮用含酒精的劣质浴液而中毒身亡。

“沙皇”阿尔沙文在阿森纳效力的后期,多次被拍到出现在夜店,并且嗨到神志不清。缺乏自律导致私生活的糜烂,最终让这名苏联解体后最杰出的俄罗斯球员泯然众人。

(尽管昙花一现,但阿尔沙文对阵利物浦的大四喜依然令人记忆犹新)

阿尔沙文也绝非而今的孤例——在俄罗斯国家队于2016年欧洲杯被淘汰后,国脚科科林和马马耶夫奔赴蒙特卡洛夜店,掏25万欧元买下500瓶黑桃A香槟宴请在场众人。此后两人因为造成恶劣的影响而一度被下放到二队……

不过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观念的改变,酗酒现象在俄罗斯也的确在慢慢消退。

景点推荐

贝加尔湖

古称“北海”,是苏武牧羊之地。作为世界最深(平均深度730米)也最古老(2500万年历史)的淡水湖,贝加尔湖水质清澈,透明度达40米,被誉为“西伯利亚的蓝眼睛”。

冬宫

位于圣彼得堡的前沙皇皇宫,而今已经被改设为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一部分。冬宫始建于18世纪中叶,属于巴洛克风格,原本便是叶卡捷琳娜大帝的私人博物馆。

红场

红场的前身“托尔格(集市)”为始建于15世纪末的“城外工商区”,南北长695米,东西宽130米,面积达9.1万平方米。东边为莫斯科国立百货商场,西边为列宁墓与克林姆林宫,南面有圣瓦西里大教堂,北面为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红场本身也是莫斯科乃至俄罗斯的地标。

美食推荐

鱼子酱

广义上来说,所有种类的鱼卵都可以做成鱼子酱,比如最常见的红色鱼子酱便一般来自于鲑鱼和三文鱼。

但最正宗和经典的黑色鱼子酱来自于里海的大白鲟(Beluga),被称为“黑色黄金”和“里海珍珠”,颗粒饱满口感非常像奶酪,味道原汁原味,十分鲜甜。论克出售,采用24克拉金罐包装,一罐价格是25,000美元。有助于保持皮肤润泽,还能增强免疫力。

 

考虑到接下的世界杯城市系列,本篇更多的是侧重于对西伯利亚的介绍。下期,将会为您带来关于俄罗斯足球发展的简介。

(高笔)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