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奥拉朱旺亲笔:小球最大的贡献是解放了大个子

点击: 2017-09-18

前NBA球星哈基姆-奥拉朱旺近日在《球星论坛》发表了一篇文章,详谈了小球时代大个子们的出路。以下是全文内容:

加里-佩顿在禁区里很强硬,哥们。

超音速总是能给我们制造麻烦。都是因为加里。有一次和他们对抗完之后,我走向队友马里奥-埃利,我想知道比赛中发生了什么事。

“加里强壮吗?”我问他。

“不算强壮。”

那这个小后卫是怎么在禁区里造成这么大的破坏的?我又走向克莱德-德雷克斯勒。

“加里强壮吗?”我问他。

“并不强壮。”克莱德回答我。

“那他怎么每次都能杀进那么深的位置?”

克莱德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哥们。我不知道。”

马里奥听到我们的对话,他朝我们走过来。

“关于加里,许多事情都很难解释。”

没人能给我一个答案。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有控卫心的中锋,或许那就是我如此欣赏加里的原因。他从来不想只做一个控卫,而我从来不想只做一个传统中锋。

最初我没有得到一个机会。没人告诉我一个中锋应该怎么打球。在我18岁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时,我从没看过一场NBA,一场都没有。当我离开尼日利亚到休斯顿大学打球时,我一个NBA球员都不认识。在那之前我只打过一年篮球。与此同时,我拥有足球运动员的脚步。

结果,对篮球一无所知反而成为我的优势,我没有任何先入为主的观念。当教练告诉我去打中锋时,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能说出球场上5个位置的名字,但我不知道中锋和小前锋之间有什么区别。

开启大学生活之前的那个夏天,教练经常会冲我大吼:“哈基姆,你在打中锋!老实呆在禁区里!”

但是禁区里很无聊。

我想离开禁区,在球场上各个角落游走。看到后卫们控球时我对自己说:“我想做那些事情。”

因此我开发了外线技术。我不仅练习内线技术,我还打磨控球和中距离跳投,我还练习传球和脚步。如果一个比我慢的人防守我,我会把他拉到3分线外,然后跳投或者突破上篮。如果防守人比我矮,我会在禁区里卡好位置然后展开背打。

我知道篮球和足球至少有一个相同点:你必须根据场上情况随机应变。

很快,教练不再让我呆在禁区里。

两个星期前,我正在回看季后赛首轮勇士和火箭的较量,朋友们来到我家,话题聊到墙上的一张照片。

那是我和沙克在1995年总决赛中对抗的图片。有点不可思议,沙克踩着3分线防守我,而我在控球。我们都在禁区外,就像两个控卫一样。我一直都很喜欢那张图片,不只是因为那时候我们更年轻而且体型更好。我还记得当我运球突破时,观众们激动得从座位上跳起来。

“因此你是想说你过去一直打小球。”一个朋友说到。大家都笑了一起来。

我提醒他们我职业生涯中一共只出手143个3分球,一共那么多。朋友们坐在沙发上,模仿着我的3分球动作。

另一个朋友插话:“你和沙克发明了小球。”

又是一阵大笑。

那张图片说明了一个有趣的事实,联盟的变化非常大。在我打球的那个时代,大个子的角色是固定的。

沙克是一头野兽。如果你让他卡住位置,较量就结束了。我经常冲着裁判大喊:“三秒了,三秒了!他不会出来的。”再也不会有沙克那样兼具体型和技术的球员了。

迪肯贝是一个完美的中锋,是传统中锋的代表。他守卫着禁区。我过去常常看他的比赛录像,观察他是怎么盖帽的。他让我变得更好了。

帕特里克-尤因在禁区里非常强硬,他会蹂躏你48分钟。我对他充满尊重。

大卫-罗宾逊是最快的大个子之一,看到他我想起灵活和弹跳两个词。在大个子中大卫是非常有特点的球员,他是那么快、灵活以及刻苦。

姚明是另一个独一无二的低位球员。我没和他对抗过,但他曾在休斯顿和我一起训练。第一次和我训练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我展示我所有的脚步动作,一个一个做完。他一直在学习那些动作。姚拥有非常柔和的手感以及一些最好的脚步。

迈克尔-乔丹不是大个子,但他是一个全能战士。迈克尔是一个盖帽方面的天才,他真的能先跳起来然后在空中再做决定。每次对阵公牛,当他在低位拿球时我们会采取双人包夹甚至三人包夹。他的低位传球或许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输给公牛的那些比赛里,你可以说乔丹在低位杀死了我们,因为维尔-佩尔多和卢克-朗利得吃得喝。

在1995年,人们很少看到两个中锋在3分线外对抗。而在今天,大个子需要知道怎么像后卫那样打球才能生存。

人们有时候会问我:“大个子的时代是不是已经结束了?”他们想知道小球的盛行是不是已经让NBA成为后卫们的天下。如果你只看到斯蒂芬和克莱那些冷血射手,你很容易以偏概全。那些家伙很特别,但他们不是标杆。小球让很多后卫数据暴涨,但在我看来它最大的贡献是把大个子从传统的职责中解放出来了,大个子们从此不再扎在禁区里。

小球不会让大个子消亡,而是会改变我们传统的位置观念。人们喜欢对比各个时代,但是如今的大个子们技术更好,更加全面。看看德雷蒙德-格林和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今年季后赛中的表现,我意识到他们打得像后卫一样。

我会喜欢现在的NBA。情况很像我大一那会儿,我不知道中锋应该怎么打球,因此我假装自己是一个后卫。我一点都不想只打一个位置。

看到现在的NBA之后我几乎希望自己仍然还在打球。我只是为那些防守德雷蒙德-格林的球员们感到担心。他就是2米08的加里-佩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没有弄清楚加里是怎么打爆我们的。再过一些年我们还会再看到多少这样的球员?我不知道,但我很期待。

(铁林译)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