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解密保罗加盟火箭的幕后故事

点击: 2017-10-22

【翻译团】解密保罗加盟火箭的幕后故事

直播吧10月19日讯 上个赛季,克里斯-保罗和詹姆斯-哈登有着相同的境遇——他们都没能独自翻越勇士这座大山,那如果他们两个联手呢?NBA记者Jackie MacMullan写下了这篇故事,记录了保罗从季后赛输球到加盟火箭的全部过程。以下为翻译全文:

哈登的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

距离他在西部半决赛第六场比赛的迷失表现已经有几周了,他的电话在这段时间也从来没有消停过,糟糕的表现也让这名联盟最具进攻效率的运动员饱受非议。大部分收到的短信表达的都是同情之意,大概都是那种“你很棒的,没有任何问题”、“保持你的强壮”甚至是“为你祈祷。”

哈登通过简单地不回应来躲避了所有的慰问与同情。但是很难忽视的是,那些批评几乎掩盖了他一整个赛季的贡献。还记得他领跑全联盟的胜利贡献值(15)嘛?还记得他是联盟历史上第一个单赛季砍下2000分,900助攻以及600篮板的球员嘛?所有的一切都被遗忘了,他们现在就想每天一睁眼就对着哈登在第六场的崩溃狂喷。

在当地时间5月11日的那场比赛中,火箭以39分的巨大劣势在自己的主场被马刺淘汰。而哈登看上去非常不在状态,甚至连“加索尔上一场肘击了哈登让他得了脑震荡”的说法都出现在当时的新闻中,当然哈登本人否定了这一说法,他将全部责任揽到了自己怀中——包括他11投2中的命中率、6次犯规以及6个失误的糟糕数据,随即他如同逃窜一般到了亚特兰大,想在那里找到一些私人以及反思的空间。“有的时候,”哈登说,“我就想在那个小箱子里安静得坐着。”

现在,回到那一天,也就是6月25日,当哈登和自己的好友在洛杉矶聚餐的时候,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瞥了一眼来电人,随即他就找了个借口走出了餐馆。

“我需要接这个电话,”哈登说,当他走出餐馆之后,屏幕上的名字显示的是——克里斯-保罗。

“我来了。”保罗说道。

“你来了……是什么意思?”哈登问道。哈登和保罗一直都是朋友,他们整个赛季彼此都在互发短信交流自己的想法。哈登知道保罗正在面临自由球员的选择,哈登在保罗将休斯顿作为他的落脚名单上也起到了很多作用,但是保罗最终偏向那支球队他也并不知情。

“我的意思是我要来休斯顿了,”保罗说,“我想去休斯顿,我想和你一起并肩作战。”

火箭总经理莫雷垂涎保罗已经有10年之久了,在2005年他还是凯尔特人制服组里的员工的时候,他就尝试着推动这笔交易,他想用自己球队的保罗-皮尔斯来换取选秀权用以选择这名新秀,作为火箭总经理后,莫雷在2011年的12月也尝试出手得到保罗,但是新奥尔良最终选择将保罗送往洛杉矶,2013年,在保罗结束上一份合同的时候,莫雷给他展示了球队所设计的CP3和CP4(保罗儿子)牵手的摇头娃娃,尽管这份诚意十足的礼物并没有让火箭赢得与保罗会面的机会,但是出于某种原因,尽管保罗最终选择与快船签约,他还是坚持留下了这个摇头娃娃。

莫雷也一直坚持着他的梦想。

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在2017年的休赛季的火箭总经理办公室,火箭战略白板上被他的“决策树”所统治:无数有价值的球员,各种数据、公式、箭头以及猜想,但是在繁杂的数据中,有一个名字被红笔圈了出来,那就是:克里斯-保罗。

而哈登和保罗他们两个结束上赛季的方式都是那么迅速和残忍。

上赛季与马刺系列赛的第六场比赛赛后,哈登一个人独自坐在更衣室里,他的内心充斥着无助。球员发展教练欧文-罗兰德,他断断续续做了哈登8年的私人教练,一言不发,只是和哈登握了握手就走出了更衣室。

“似乎每个人都很畏惧和他说话,”罗兰德说,“你可以看到他究竟被伤得有多深,你该怎么接近他呢?如果你和他说话的时候他突然愤怒了又该怎么办呢?”

这种氛围并没有影响哈登的队友阿里扎。他径直地走向哈登,搭着他的肩膀说:“对于你而言这是一个很棒的经历,毫无疑问。”阿里扎提醒哈登历史上所有伟大的球员——包括魔术师、乔丹、勒布朗,他们职业生涯中都有如此可怕的经历。“你获得动力的时候就是别人憎恶你、看着你并且对你指指点点的时候,所以你将会怎样处理这些事情呢?”

实际上,在以前赛季结束一个星期之后,哈登都会和罗兰德一起进行恢复训练,但是这一次哈登选择了旅行。他选择前往巴塞罗那和巴黎用以恢复自己,在哈登缺席训练的这段时间,罗兰德的电话几乎都被打爆了,所有人都在问他哈登是不是准备当一只缩头乌龟,甚至有人问他哈登是不是要放弃比赛了。

实际上,正如现在教练德安东尼所说的那样,“他一整个赛季都在进步与提升,他为我们做了太多,可能某些比赛我们应该让他休息更长时间的,但是他当时在追逐MVP,拉塞尔-威斯布鲁克的表现更是让他不敢放松,因为当拉塞尔又拿下一个三双之后,哈登就会想,好的,这很棒,现在轮到我发挥了。

“我们讨论过这件事情,但是依旧没有答案,”德安东尼说,“我想让他成为MVP,我告诉他,‘让我们追逐MVP’吧,但是追逐MVP的同时肩负起全队大部分的进攻责任对于他而言非常困难。”

哈登在总结时也表示这样担子有些沉重:“每一次进攻都需要我,这确实有些艰难。因为没有太多的人可以为我分担这样的责任,当你累的时候,你不能把球交给某个球员让他去掌控3到4个回合,而你这需要在旁边说一句,‘你来吧。’就可以的。”

而在11天前,大概在1500公里之外的西部,克里斯-保罗在快船季后赛最后一场比赛中的感受和大部分快船球迷相同:失望。在与爵士的季后赛首轮比赛的较量中,保罗的发挥堪称完美,在布雷克-格里芬再次由于脚趾伤势倒下后,他肩负起了球队的重担,在与爵士的系列赛第六场,他独自一人砍下29分以及8次助攻帮助球队保留了一线生机,他在这个季后赛场均能够拿下27.3分以及10个助攻的完美数据。但是在系列赛第七场的比赛中,他仅仅19投6中拿下13分。在离开斯台普斯球馆时,他能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些陈词滥调愈发沉重:“他还能在大场面的系列赛中赢球嘛?”

保罗考虑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可以赢球的话,那一定是在别的地方。快船带给保罗的伤痕越来越深了。

在2014年季后赛里,他对阵威斯布鲁克时出现了严重失误——这次失误也让他们输掉了关键的天王山之战,这也让他们在西部半决赛对阵雷霆的比赛中出局,这次失误也同样折磨着他。保罗一直因为没有和另一个控球大师一同搭档而感到遗憾,而关于更衣室不和的传闻也同样逃不开记者的眼睛,保罗对此也表示:“我觉得当时可以和队友进行更好地交流的。”

保罗和格里芬不和的事情早已不是秘密,尽管未曾公诸于众,他们也没有引爆过矛盾。“布雷克和克里斯经历过起起伏伏,但是在我来之前他们就有了一些不快了,”火箭球员巴莫特说,“但是你根本说不出来他们有什么不和,他们在场上从来争吵,他们在场下也不会分开座而是坐在一起。

“很多球队都有这样的事情,但是因为我们输掉了首轮,所以这些问题就被放大了。”

JJ-雷迪克,曾经与保罗做过四年队友的他更是直言不讳:“我一直用自己的脑袋在思考为什么我们得不到总冠军,或者是为什么我们队伍中总有那么多摩擦,我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我只能说,和克里斯一样,我们在这只队伍里有的时候会觉得心很累。”

就在这个时候,保罗感觉自己要重新开始了——眼前的火箭就是这样一支乐于拥抱他加盟的球队,并且他可以和这支球队无缝对接。“我们就是想到一块去了。”保罗说道。他决定了,休斯顿就是那个最适合他的地方。

在当地时间6月27日的晚上,保罗同勒布朗-詹姆斯一起在奥克兰的一家酒吧玩耍,特里斯坦-汤普森以及乔-约翰逊夫妇在旁边的卡座用餐,他们也和这两对夫妇打了招呼。

当时钟指向半夜一点时,他们通过私人通道离开了酒吧以避免狗仔的追拍,保罗注意到他的经纪人莱昂-罗斯发给他一条短信。前往休斯顿的交易细节已经被敲定,火箭为此采取了一系列复杂的操作——包括从底特律和达拉斯交易得到希利亚德和利金斯,然后将他们打包送到快船——除此之外,火箭还将贝弗利、路易斯-威廉姆斯以及萨姆-德克尔、哈雷尔、凯尔-维尔彻以及首轮选秀权交易到了快船用以交换他们的全明星,保罗这一次的选择改变了NBA的权力结构,当然他也将他身旁的这个男人试作自己追逐的目标。

“勒布朗是我的兄弟,但是他并不知道,”保罗说,“我一开始就没有告诉他,即使我们交往如此之近,我们彼此同样也是竞争对手。”

20分钟之后,保罗最终暴露了他的“小秘密”。而当时勒布朗的反应?他叫了一支1942年的龙舌兰酒,倒在酒杯里,然后和保罗碰了个杯。

“开心点。”勒布朗说道。

这是一个最真切的感情流露,要知道你可是很难再这样一名东部超级明星身上看到这一表情的,詹姆斯和保罗都明白,即使这笔交易完成,勇士依然是联盟最顶尖的球队,他们依然是总冠军最有利的争夺者。在这笔交易被宣布之后,火箭的夺冠赔率从30赔1上升至15赔1,勇士依然是5赔11.

当然,莫雷对于拉斯维加斯的赔率并不关心,他有自己的数据去证明保罗依然是比赛的改变者,尤其是他可以有效的减轻哈登的负担,根据NBA知名网站数据以及信息表明,当哈登在进攻端的占有率提升10%的时候,他在防守端的效率就会下降12%。与此同时,保罗是这个联盟最优秀的防守者之一,在防守贡献值中,保罗的排名也是不俗。

三个小时之后,大概是凌晨四点,当莫雷与他新的后卫保罗进行通话时,他发现自己的后卫正在摆弄当年那个摇头娃娃。“看到了嘛?”保罗笑着说,“这都是命运的安排。”

对于哈登而言,保罗的加盟像是对抗勇士的又一把利器,当天的凌晨4点15分,莫雷打电话给哈登告诉了他交易情况,哈登当时发出了一些“愉悦的噪声,”紧接着问了他的经理,“我们下一个目标是谁?”

当时已经为此事熬了一个通宵的莫雷冲着电话里大喊,“我们就不能休息一会,为我们能够引入一个名人堂成员而庆祝一下嘛?”

确实,休斯顿人如今可以为自己获得这样两个高篮球智商的天才球员而欢呼,他们两个也同样都有未完成的目标,也同样有着无穷的动力。但是他们也都以顽固、高持球率以及性格急躁还有不适合做一个领袖而闻名。

保罗特意选择了洛杉矶的马斯特罗餐馆来庆祝自己加盟火箭,和他一起庆祝的还有火箭的CEO泰德-布朗、主教练德安东尼以及当时球队的老板亚历山大,晚餐主要讨论的是球队如何沟通的问题,保罗也表达了对于知晓球队未来发展蓝图的渴望。“这很清楚,”布朗说,“克里斯就是那个渴望成为我们夺冠过程中的那个人。”

正当火箭的智囊团正在享受牛排和意面的时候,保罗打电话给雷迪克并且和他开玩笑说德克萨斯的免税政策究竟有多么优秀。

九月的休斯顿温暖宜人,就在九月的一天里,德安东尼在空无一人的丰田中心观察者自己球队的两个控卫。除了哈登和保罗以外,其他一些球员聚集在一起参加球队的日常训练了,而他们的主教练脑海里想的却是一件事情:谁来负责控球呢?

面对外界你必须要选择一个球员来掌控球权的言论,德安东尼不可置否并且有些厌恶。但是这个问题在几分钟后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当阿里扎投中一个三分之后,保罗在底线发球并且将球迅速传给了在球场左侧的哈登,而下一个回合当阿里扎再次得分后,哈登离边线更近,所以他捡起球然后将篮球发给了他的新搭档。

在两个控卫的彼此传递下,球在两个半场也是来来回回,保罗传给了卡佩拉一个空接,紧接着又是保罗,他将球传给了在侧翼的哈登手中。

“这很不可思议,”哈登接受采访时说,“我不需要一直运球、运球、运球,现在的我可以等球投篮了,因为我就在空位里,我可以接球就投,这五年来我就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罗兰德在新奥尔良时也曾执教保罗,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保罗可以如此开心。自从来到休斯顿后,保罗和哈登、阿里扎还有鲍比-布朗(在新奥尔良和保罗做过队友)等人就一直在外出行,结伴而游。“我们经常一起共进晚餐,在晚餐中还说我感觉自己又置身在AUU联盟的球队中一样了,”保罗说,“很多家伙喜欢在健身房里锻炼。”

“这起作用了,”哈登说,他表示自己被保罗在挡拆时的终结、中距离跳投以及三分威胁所迷住了,“克里斯开始理解我喜欢什么,我不喜欢什么,我也开始了解他喜欢和不喜欢的了,所以在这个赛季里,当我们开始彼此朝着对方嚷嚷的时候,不是因为我对他生气或者是讨厌他,而是因为我们在进行一次关于本心的交流。”

保罗也确信自己和哈登将会是一个完美的双人组,因为他们可以彼此互相帮助。但是两人真正的分歧应该在于究竟听谁的,举个例子:哈登上个赛季占据了火箭转换进攻中绝大部分的球权,保罗在他12年的职业生涯中同样承担了这个责任,但是哈登很明显做得比保罗更好。

根据休斯顿的数据分析人员表明,哈登上赛季以873次长传冠绝联盟,这种25英尺以上的传球距离将引导队友直冲篮筐,火箭上赛季因为这种传球可以得到477分,这一数据同样在联盟位居第一。相比之下,勒布朗上赛季有777次长传,沃尔位居第三,有633次,除此之外没有人能够超过500次,而保罗上赛季只长传267次位居联盟第27位。

哈登在直接得分和助攻帮助队友得分方面上赛季一共得到4538分,距离NBA的历史记录也仅差1分,保罗的到来势必会减少哈登的持球和出手数,当然,哈登坚持表示自己不在意数据。“那些都不重要。”他说,“我们只考虑是否能够赢球,我们会一起处理那些消极情绪、那些沮丧和失望的情绪,我们不会让这些成为追逐彼此目标的绊脚石。”

莫雷说:“如果克里斯在控球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或者是哈登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一到两次或许没有关系,但是如果发生多次的话,我可以感受到那种紧张的氛围了,所以到时候我们再看事态的发展。”

他们会彼此分享球权嘛?谁来负责快攻推进?谁来负责最后一投?谁才是这个球队的老大?谁又是这个球队的二当家?这两位技术风格如此类似,究竟能不能共存?德安东尼在回答这些问题时表示这些问题的答案要么能促进他们的融合,要么就会将他们拆散。保罗需要学习如何打快,哈登需要记住他身边的那位是联盟最具天赋的挡拆大师,他们两个都要看淡对于MVP的渴望。

“我们需要将这些问题放在台面上解决,”德安东尼说,“不是现在就要处理他们,但至少我们可以稍微讨论一下这些事情,所以当事情发生了一些改变,我们可以说,‘嘿,你还记得我们当年九月份讨论过的事情嘛?’我们希望大家能说,‘当然记得,我们很棒。’

“当然这取决于克里斯和哈登本人,如果这样的事情出现了,我们教练组是应该让他们放任自流呢?还是之前就想好相应的方案呢?”

莫雷在整个休赛期都在和哈登以及保罗讨论潜在的交易(包括卡梅罗-安东尼的交易),球队出售问题以及阵容轮换改变问题还有进攻战术。“我们会让球员参与球队的运作中,当然必须要指出的是很多球队认为这是球队大忌。”莫雷说道。

与此同时,德安东尼也会让保罗和哈登前往他的办公室分配给他们任务,一场比赛保罗会打32到33分钟而哈登打34分钟。“我会让球队每一分钟都拥有名人堂级别的控卫,我保证。”德安东尼说道。

在第一节比赛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保罗会下场休息,这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早一些,哈登喜欢打满第一节整节,他现在会在第一节还剩两分半或者三分钟的时候下场休息,根据德安东尼的说法,哈登和保罗会一起打18分钟,包括每场比赛的最后五分钟,这需要哈登在第四节的前四分钟处于休息状态。

“我已经可以想到某些场景了(当比赛非常胶着的时候)哈登会说,‘教练,这太扯淡了,我需要上场,”德安东尼笑着说,“而我会说,‘我不知道会告诉你些啥,毕竟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些安排而你早就同意了。’”

还记得哈登还是一个大二学生,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奋战的时候,OJ-梅奥,一个一年级新秀在2009年全明星赛期间邀请了他去和一些NBA明星会面,梅奥将哈登带到四季酒店的一个舞厅内,当年的全明星都在这里聚会,哈登躲在人群后面,瞪大眼睛打量着人群。

勒布朗-詹姆斯、德维恩-韦德以及克里斯-保罗当时在玩一个纸牌游戏,他们三个有说有笑,在舞厅里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钞票,保罗在牌局过程中对哈登打了一个招呼,这让哈登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对方可是全明星球员而他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人罢了。

“我还记得当时看着勒布朗、韦德以及保罗在那有说有笑,心里想的是,‘哇哦,这就是联盟应该有的样子吧,’”哈登说,“但是然后你进入联盟之后你就会发现他们的友谊是多么珍贵。”

现在,趁着一切还来得及,保罗选择离开自己原来的球队,告别自己原来的职业生涯,他希望自己和刚搬到一个新地方的孩子一样,改变居住环境之后能够遇到新的朋友以及至交,而哈登,对于他而言,他表示自己很后悔当时在霍华德还在休斯顿时没有更好的去理解他,他也表示自己不会在保罗身上犯下同样的错误。他们两个整个夏天都呆在一起,打打保龄球、吃饭训练以及看一些演唱会。

快船主教练道格-里弗斯,与此同时则是观察保罗究竟是如何融入火箭的,他承认自己和保罗的关系最终走向了一个苦涩的结局。

记得九月份的早期,里弗斯在波士顿的北岸花园球场旁边坐着,当时他参加了一个慈善晚会,他承认了保罗与队友以及他之间的一些不和睦影响了队友的责任承担。“我觉得保罗批评队友最凶的时候往往是他自己发挥很糟糕的时候,”里弗斯说,“当你打得一团糟的时候你应该承担责任而不是去责骂对方,我不觉得他做到了这一点,但是总的来说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后卫,执教他不会有任何问题。”

三个星期后,大概是在距离波士顿1850英里的休斯顿,保罗刚刚从丰田中心的屋顶下来,他刚刚和哈登一起拍摄了一组宣传照,整个气氛都非常欢快——直到话题转向快船时以及里弗斯当时的言论时,只见他的笑容凝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让道格成为道格吧……”后半句话几乎没人能听得清。

“我很确定我是一个很严格的领袖,”保罗最后说,“但是如果我这么难相处,为什么巴莫特和雷迪克想和我一起打球呢?(雷迪克说:“克里斯很难相处?是的,某种意义上他确实很有棱角,如果你和他性格不同难免会有一些不舒服,但是我总是喜欢和他一起打球。”)

再回到波士顿北岸花园,里弗斯表示自己在上赛季伊始就认识到保罗离开球队的可能性是五五开,保罗对这一观点予以了否认,“当时我在快船付出了一切,”他坚持说道。

里弗斯表示保罗离开快船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保罗认为他在休斯顿会比在快船走得更远,当然里弗斯并不同意这个观点,“保罗有成为自由球员的权利,这是他应得的,”里弗斯说,“但这山并不比那山高,‘不识庐山这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不要觉得自己看到的总是最好的,我们一直在告诉队员这一点,他们在老了以后会发现我说的话有道理的。”

保罗坐在丰田中心的座椅上,仔细咀嚼着里弗斯这段话的深意,然后抹了抹自己的嘴唇,就好像喝了一杯刚煮沸的牛奶。他拉了拉自己的火箭球衣,然后将目光瞥向他的左边,詹姆斯-哈登穿着同样的服装就站在那里。

“里弗斯说的确实是对的,”保罗说,“很多人都有着这样的心态,他们总认为这山望着那山高,但是他们在去了之后才发现自己以前渴望的东西也不过如此。

“但是我就想去看看我所渴望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大梦与小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