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努尔基奇:来自波斯尼亚的独行巨兽

点击: 2018-01-30

【翻译组】努尔基奇:来自波斯尼亚的独行巨兽

在2014年选秀的几个星期前,优素福-努尔基奇向马刺制服组承认自己对于美国的生活持有保留态度。作为家中年长的那个,努尔基奇从小就生活在传统的环境之中——他有一个400多磅的警察父亲以及成长于波斯尼亚小镇的母亲,而他的双亲也一直给他灌输所谓的军人思想。“如果美国就像电影里讲的一样,”努尔基奇告诉即将获得总冠军的马刺制服组说,“那么我永远不会去美国。”就在选秀前夜他刚到纽约的时候,这名七尺壮汉正伸长脖子看着窗外的摩天大楼,他害怕电影里关于美国的一切在现实中重演。“我来美国的第一天就有人问我要不要毒品,”努尔基奇回忆道,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以及恼怒,“我对于纽约的第一印象竟然是瘾君子!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就好像电影一般。”

混乱接踵而至,芝加哥公牛在第十六顺位选走了他,这也高出很多人对于他的预期顺位,命运似乎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曾经帮助我的祖父照看农场,他谈论的一切都是公牛,”努尔基奇笑着说,“自然地,很大的公牛,他很高兴芝加哥能够选择我,每一个人都因为今天而如此兴奋。”在被选中之后努尔基奇开始使用他蹩脚的英语来应对媒体的采访。尽管芝加哥人在选中他之后就将他交易到了丹佛。没过多久他就发现实际上掘金并不缺大个子,这个事实也让他质问掘金总经理康奈利,“当时为什么要选择我?”

紧接着训练营就开始了,他在训练营里才知道自己的美国队友泰-劳森以及内特-罗宾逊是真实存在的人,而并非2K游戏中的角色。在季前赛对阵湖人的比赛中,努尔基奇被自己的儿时偶像科比-布莱恩特惊呆了,看到科比之后他几乎不知所措,直到主教练布莱恩-肖呼喊着他才让他勉强恢复神智。肖曾经在意大利打过联赛所以他能够理解这种心情,但是他还是担心这种文化差异会分散球员的注意力。“我们下一场对阵雷霆,你会在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以及凯文-杜兰特面前一样不知所措嘛?”肖问道。“不,教练,”努尔基奇回复道,“只有科比。”

但当时能与成名球星同场竞技似乎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自从总经理康奈利从骑士交易得到莫兹戈夫之后,努尔基奇从11月到1月就一直被冷藏。他才仅仅接触篮球五年,努尔基奇可谓说是进步神速了,但是在掘金,努尔基奇的命运急转直下,他对自己的角色并不满意,他也想推动多次交易,而这些交易请求也让其他人对他的职业态度打上了问号。

努尔基奇,23岁的开拓者先发中锋,对此并没有任何后悔以及道歉。他更倾向信任自己从籍籍无名的巴尔干半岛青年成长为如今潜力新秀过程中学到的坚韧品质。

“在波斯尼亚,一个月1000美元你就可以获得一个美好的生活,如果你一个月有10000美元的话,你可以活得像国王一样,”努尔基奇说,“每次回家的时候,我都会因为家乡没有任何改变而哭泣,每个人的位置都和我当年在家乡时一样,每个人都裹足不前。所以,这个道理很简单:我想打球,我知道我应该是先发,我知道我有成为全明星的能力,如果你问我,我会回答你联盟里没有中锋比我强,如果你自己都不为自己的命运搏一搏的话,谁又会为你而战呢?”

这可不是什么文字游戏,努尔基奇,这个穿着黑色牛仔裤以及夹克衫的男人斜着身子指着对方问道:“如果我都不为自己而搏,你会为我而战嘛?”

努尔基奇的篮球之路堪称传奇,他的警察老爹因带头打架而将13个人送进医院的事迹被写进了当地报纸,他的第一个经纪人Enes Trnovcevic曾经专门去了波斯尼亚找到了Hariz问他时候有兴趣让他的孩子兑现篮球天赋,他的母亲Rusmina,一个简单的家庭主妇最终同意Trnovcevic将年仅14岁的努尔基奇带到斯洛文尼亚进行篮球教育,尽管她的孩子并不会说斯洛文尼亚的语言,也没有到快速发育期,甚至在他那个年纪还没有自己在外过夜过,更关键的是,小努尔基奇还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篮球训练。“如果用1到10分来评价我的篮球水平的话,我觉得我应该是-10分,”努尔基奇说,“我甚至不知道在球场上如何跑位。”

初到斯洛文尼亚他就收到了队友的欢迎,除此之外他还收到了一份足够让他变忙的日程表——在学习之余他还要每天进行5次篮球训练。他的教练一开始将他定位为组织前锋,每天让他去和后卫一起训练并且教他如何传球,让他意识到传球的价值。但小努尔基奇患上了严重的思乡病。“如果我说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坚持下来,那我一定是一个骗子,”努尔基奇说,“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篮球,我是这支球队里最年轻的家伙,我的整个生命就在一夜之间被改变了,我一开始甚至无法接受这些,最初的六个月我甚至每天都在哭泣。”

因为不想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展示自己的软弱,努尔基奇在一则长长的电话里向自己的母亲寻求了帮助,而他的母亲也向努尔基奇做出了承诺,如果努尔基奇一年内未获成功,那么他既可以回家。与此同时,他的经纪人Trnovcevic也在每天给他做心理辅导,向他展示Mirza Begić 和Hasan Rizvić,两名波斯尼亚的大个子的成功作为激励来让努尔基奇继续坚持下去。

在生活逐渐稳定下来之后,他的思乡情开始缓慢退却。他没有任何兴趣接任自己父亲的工作——一份工作时间漫长、薪水微薄同时还要调节每个人不满的工作。尽管将篮球作为自己的未来困难重重,但是如果没有篮球自己的未来将一片模糊。“我开始认识到成为一个男人究竟需要什么,”努尔基奇说,“我不再考虑渴望回家的心情,也不会考虑生活究竟有多么艰难,从现在开始,我觉得自己应该学着去做一个男人,我需要打篮球。”

自此之后,他开始疯狂成长,他在这三年里每年都能长4英寸,努尔基奇之后搬到了克罗地亚,与当地的俱乐部Cedevita Zagreb签订了人生的第一份合同,他此前与比他年长两倍的男人对抗的经历也帮助他习惯了野兽般的篮球风格。“我们的掩护强硬,有的时候还有些小动作,”努尔基奇说,“你的掩护可能会让有些人立即受伤,但你得得分啊。”

Cedevita给努尔基奇的出场时间与他所期望的有很大的区别,克罗地亚传奇Dražen Petrović的哥哥Aleksandar Petrović,同时也是这支俱乐部的主教练,他告诉努尔基奇他的轮换顺序在他的有经验的队友之后。与其等待那个似乎永远不会到来的机会,不如选择离开。Cedevita同意将努尔基奇租借到扎达尔,它是克罗地亚另一个篮球俱乐部,他所在的城市紧靠亚得里亚海边,人口也不过七万五千人。

努尔基奇享受更多的出场时间以及每天晚上激情的粉丝。当他走进商店的时候,年轻的孩子总会身着扎达尔的T恤并且喊着他的名字,他同样此后也完成了复仇。在10000名粉丝面前,他带领着扎达尔在2013年联赛的季后赛中击败了Cedevita,“Cedevita好像还付我薪水呢,”努尔基奇微笑着指明了这一点,“每一个人都在说,‘该死,我们应该留下你的。’”在赛季结束之后,努尔基奇重新回到了Cedevita,并且在那里他获得了NBA级别球探的注意。

在扎达尔的生活对于努尔基奇有着深远的影响,第一,这是努尔基奇生命中第一次开始爱上篮球。“那里的人们从一开始就教导孩子们要为扎达尔付出所有,”他说,“他们从来不错过任何一场比赛,当你为他们而战时他们会疯狂地爱上你。他们的支持让我开始感激他们以及感恩比赛。”同样,在Zagreb的不耐烦也是合乎情理的,谁知道如果他答应这名主教练的要求在替补席上静静等待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扎达尔,这个离图兹拉公牛牧场400英里的小镇,努尔基奇第一次发现顽固利己主义的价值。“我开始学着做自己生活的决策者,”他说,“我不想后悔,以后的生活我都要自己做决定,我会听取每个人的意见,但是我希望自己承担责任,这就是最好的方式。”

当他来到丹佛时,他实际上对于NBA文化知之甚少,但是他知道做冷板凳的滋味儿,当他认识到2014-15赛季球队可能有四个大个子的时候,警报声就已经响起了。努尔基奇并不是一个传统的新秀,尽管他第一次在NBA打球还未满20岁,但是他已经在职业赛场征战多年。在丹佛挥毛巾、坐冷板凳的滋味恐怕不会比在Zagreb好上多少。

莫兹戈夫以及麦基在赛季中期的交易中被送走,这也为努尔基奇铺平了道路,他也浪费了点儿时间去向联盟介绍自己。在他首发的第二场比赛中,就是那场战胜萨克拉门托的比赛中,他颜射了德马库斯-考辛斯,并对后者进行了嘲讽,接下来的比赛中他宛如两双机器一样收割两双,但是丹佛那个赛季仅取得30场胜利,这也是近十年来掘金最差的战绩,肖也在三月被炒,努尔基奇也因为自己左腿的伤势最终在5月接受了膝盖手术,这也让他缺席了球队比赛7个月之久,当他恢复之后,迈克尔-马龙已经成为了球队的新教练,而约基奇,这名塞尔维亚的天才中锋也成为了球队的先发中锋。

努尔基奇在回归之后饱受挣扎,他对于教练组在2015-16赛季将其放在替补席上的做法非常困扰,“马龙教练说尽了甜言蜜语,说我会好起来的并且说他等不及看到我回来了,”努尔基奇回忆道,“如果你喜欢的是别人,让他打首发就好,但是不要到我家里说我会成为首发中锋,然后再用其他人作为首发。”

尽管掘金曾经祭出双塔战术——让六尺十寸的约基奇和努尔基奇同时首发,但是这套阵容在小球当道的如今联盟还是失败了,最终,努尔基奇在2016年的4月向球队递交了交易申请。

丹佛试图修补他们和努尔基奇的关系,他们在休赛期派出马龙与努尔基奇在波斯尼亚进行会面。而努尔基奇一直遵守着掘金的训练条款,并且他也一直在休赛期里控制着自己的重量,在评估他的状态之后,掘金许诺努尔基奇他可以出任2016-17赛季球队的先发中锋,然而,在揭幕战的时候,努尔基奇发现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揭幕战我只打了三节比赛,”努尔基奇说,“我得到了23分9个篮板,这场比赛我打得不错,球队也因此赢球,但是我在第四节没能出场?从那时开始,我就已经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25场比赛之后,马龙教练选择将替补席上的约基奇提上首发,在2016年12月,因为对自己的角色无比沮丧以及对自己长期职业生涯的考虑,努尔基奇和他的NBA经纪人Aylton Tesch再次提交了交易申请。当时约基奇已经成为了一名可靠的得分手以及传球手,他已经坐稳了球队头把交椅,掘金总经理康奈利以及掘金老板开始同意寻求交易,就在这个时期,努尔基奇说他和马龙有几个月没有交流。

“我觉得你可以让两个后卫同时登场,但是两个中锋?不可能的,”努尔基奇说,“我不想让这件事情变成和杜兰特那样的年度大戏,我和主教练以及管理层不在一条线上,是时候去一个需要我的地方了,我的职业生涯处于一个转折点上。”

就在等待交易的时期,努尔基奇因为这件事情而被当地媒体抨击成了红人,他也连续多场比赛得到了马龙教练的DNP。交易流言甚至透露他在一场比赛中因为沮丧而直接离开了球馆。努尔基奇承认马龙对他的肢体语言感到非常恼火,但是他也强调自己从来没有缺席过球队会议以及训练,并且坚持表示自己在与努尔基奇的竞争中从来没有过消极念头。

“人们总是觉得我的态度有问题,人么总是会通过编造的故事来将我塑造成一个坏孩子,”努尔基奇解释道,“一旦我要求交易,就会有非常多的流言说我在球队呆的不开心,但是我本来就应该不开心,没有人会在我所处的环境中还开心的,我努力训练然后渴望上场打球,但是有些人却想阻止我进步。”

努尔基奇同样也否认了他在比赛途中离开球馆的流言,“我不知道这则流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他说,“我不能改变整个世界的观点,你问任何一个和我一起打球的人他们都只会告诉你同样一件事:‘我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我努力训练,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不会和任何一个队友产生一点不愉快。’”

丹佛最终“仁慈”地放走了努尔基奇,他们搭上了一个首轮签换来了开拓者的中锋梅森-普拉姆利、一个二轮签以及一些现金。普拉姆利的离开确保了努尔基奇会直接成为球队的首发中锋,这也满足了努尔基奇的底线要求。

“我需要改变,我们都需要改变,”努尔基奇说,“我感谢丹佛让我去了我想去的地方,如果我真的做了人们所说的坏事的话,掘金不会将我交易去我想去的地方的,他们本能做一笔更好的交易,他们本来可以得到更多的。”

在他年轻的职业生涯中,他第二次离开了冷板凳,他也是第二次来到了一个坐落于河边,球馆里挤满人们的小城市,这里的人们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认出他来。同样,他需要在和扎达尔一样的重塑自己在波特兰球迷心中的印象,他在丹佛的零星出场时间让他的体重涨到了300磅,他消极比赛的态度流言也接踵而至,对此开拓者领袖利拉德对努尔基奇进行了声援:“我们从来不为任何事情找借口,我们从来不这么干。”

从波特兰的角度看,努尔基奇只不过是他们失望一季里的一张无风险的彩票。开拓者的总裁尼尔-奥尔希在上个休赛期签下了很多长期合同,但是这些球员最终给球队带来的是羸弱的防守以及畸形的阵容结构。将表现并不值得大合同的普拉姆利送走毫无疑问是有益无害的。

斯托茨教练给了努尔基奇一个首发位置,一个简单的战术以及一个全新的影响,并且对于努尔基奇的体型予以了宽容。“我不在意他之前是什么样的,也不在乎人们对他的评价,”斯托茨说,“我尽量做到公平且坦诚,我知道他对于不能上场比赛非常沮丧,我也理解这些,我对于他的技巧印象深刻,尤其是他的传球功力。他会展示比一个只能打低位的球员更多的东西。”

努尔基奇对于利拉德的短信、斯托茨的沟通与支持、对他所期待的更多角色的回应是积极的,他在波特兰的首秀就拿下了两双,在主场摩达中心的第一场比赛他就狂砍18分12篮板,他在三月初的对阵76人的比赛里狂砍28分20篮板。“我感觉我是一只得到自由的鸟,”努尔基奇说,“我第一次在NBA里感受到了宁静,我的球队一直陪伴着我,而不是在对抗着我。”

波特兰在努尔基奇加盟之后得到了14胜6负的战绩,而努尔基奇在被交易之后场均也能得到15.2分以及10.4个篮板,利拉德和CJ-麦科勒姆终于找到了一个前场得分选择用以平衡进攻,努尔基奇也终于有了一个愿意给他球并且相信他的后卫。在持球的过程中,努尔基奇展示了自己在丹佛不曾有的创造力以及天赋,地位单吃体格小的防守者、保护篮板以及他曾经在组织前锋训练时得到的手活、还有肘区进攻,甚至还有一手小抛投。波特兰的防守也在努尔基奇来了之后有了重大提升(防守效率从111降至103.7),他也展示出普拉姆利所缺少的态度。

波特兰的球迷接受了努尔基奇的强硬与自负,而当努尔基奇在主场战胜丹佛的比赛中得到33分15篮板之后,这种喜爱的情绪达到了顶峰,这场胜利帮助波特兰偷得西部季后赛的门票,并且还将丹佛踢出了季后赛,而努尔基奇在赛后也表示希望自己的前任球队能度过一个“美好的夏天。”“撕裂之城喜欢竞争者,”他说,“自从阿尔德里奇离开后,他们希望有一个大个子能够得分,一旦粉丝们看到我如何传球以及如何适应球队体系之后,每个人都会为我疯狂。”

而这一切因为努尔基奇的右腿骨折而戛然而止,而这一伤势也让他缺席了最后7场常规赛以及绝大部分的季后赛,但他仍然指出他战胜了丹佛——正如四年前他帮助球队战胜Zagreb一样,这也证明了之前对他的指责只是夸夸其谈而已,“赛后每一个掘金队友都来找了找我,我们在一起聊了聊天,”努尔基奇说,“如果是一个坏家伙做了坏事,他们根本不会这么做,他们为我感到高兴。”

努尔基奇将在2018年成为受限制自由球员,这也将成为开拓者本赛季最大的X因素,奥尔希在夏天的转会市场保持了安静,他做的就是囤积了一堆新秀并且降低球队的薪水,对于波特兰而言,如果他们想在西部突出重围的话,努尔基奇式狂热必须重现江湖,但是开拓者对于他们的年轻中锋依然保持了谨慎态度,斯托茨也反对让他成为球队的第三巨头。

“这25场比赛是蜜月期,对双方而言一切都很完美,”斯托茨说,“我们不能将其视为理所当然,我们的底线是他是否能帮助我们赢球,(能不能拿大合同)与数据无关。”

而从他左腿伤势恢复之后,努尔基奇尝试重塑他的身体,他倾向于更多的肌肉以及鱼肉,他开始戒掉垃圾食品以及所有的甜点,在这个休赛期他将自己体重控制到了270磅。尽管最初的无糖食谱让他有些紧张不安,但是他明白如果想在场上呆更长时间、不受犯规困扰以及在挡拆中罩住小个子的话,他就必须要提升耐力与速度。

尽管波特兰可以在十月与努尔基奇提前续约,但是他们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努尔基奇还需要继续证明自己。如果光看他上个赛季的表现的话,给他一份和亚当斯以及戈贝尔一样的大合同似乎很合理,但是已经被工资帽锁死的开拓者不可能为“昙花一现”而冒险,由于工资帽以及未来发展的趋势,中锋的薪金一直都难以捉摸。

除了考辛斯和小乔丹这两名全明星之外,努尔基奇应该是2018年自由市场最好的中锋,然而如果他的产出和影响力下降,那么下面就是他的榜样:普拉姆利以3年4100万续约丹佛,奥利尼克4年5000万签约迈阿密,泽勒4年5600万美元续约夏洛特,与此同时,小牛的诺埃尔以及太阳的莱恩由于没有其他球队提供资质报价,他们只签订了一年的资质报价合同。

“我觉得开拓者和努尔基奇彼此都为拥有彼此而开心,”努尔基奇的经纪人Tesch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有一些续约的谈判,但是我们最终决定再打一个赛季,并在7月深入进行这次谈判,我的球员已经证明了自己能帮助球队,他很适合这里,他也希望能在这里度过自己的漫长职业生涯。”

在开拓者新赛季的16场比赛中,努尔基奇场均得到14.6分并且有7.2个篮板,球队防守效率为出人意料的97.9,位居联盟第二,在进攻端,尽管他没有打出努尔基奇热,对手对他的防守更具有针对性了,而且球队的进攻也会有大起大落。他的表现也没有太多的惊喜,他时不时还有犯规麻烦,但是他还是经常会成为比赛的焦点,无论是季前赛与国王的杰克-库利的冲突还是那个在对阵雷霆时的恶意犯规。

这个赛季有一个明显的导火索,在主场输给篮网的比赛中,斯托茨在末节使用了埃德-戴维斯而并非努尔基奇,这与当年马龙的策略如出一辙,努尔基奇在赛后出人意料的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而是宣布他因为第二天接受康复治疗而拒绝了采访。随后他的经纪人Tesch澄清了这一切,并且表示努尔基奇与教练和球员相处地非常好。

对于努尔基奇而言,对阵篮网的小插曲将成为他职业生涯的大挑战,以前为自己而战的思维让他如愿所偿,但是在NBA每一个球员都需要牺牲,波特兰的名单上没有其他合格的中锋,并且几乎已经被锁死的薪金空间预示着他们不可能在自由市场上有所作为,而作为一名没有射程以及精英盖帽能力的现代传统中锋,努尔基奇和开拓者对于彼此而言都非常重要。

“我不会说出那些名字,不过我的一些朋友觉得如果你能得20分,那么球队输球还是赢球是没有关系的,”努尔基奇说,“但我不是那种人,我是一个团队型球员,我希望每场得个10-15分然后球队能赢下每场比赛,波特兰给了我一切想要的:粉丝、城市以及队友,还有两名给我传球的后卫,这听起来对我是完美的,我不希望这个赛季之后就结束了,我希望能留在这里。”

真正的斗士会独自杀入战场赢得戒指,努尔基奇的父亲曾经独自放倒了13个人,这种单挑是努尔基奇年少时无法理解的,但是这种与生俱来的独行侠精神支撑着努尔基奇穿越了大半个地球,帮助他从农场来到了球场,并且帮助他在短短五年时间里接受了篮球训练并获得了大量的财富,但是如果想走得更远,他必须学会成为一个领袖,尝试着带领球队走向胜利。

(大梦与小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