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韦德专访:芝加哥篮球男孩和他的第一次扣篮

点击: 2018-02-03

未来名人堂球员德维恩-韦德如今在骑士第二阵容扮演着领袖的角色,他如催化剂一般,让克利夫兰的替补变成了联盟最佳之一,也使得球队重回正轨。

这位12届全明星本赛季成为了最佳第六人的热门人选,在战胜公牛的比赛,韦德贡献了24分,并列全场第一,此外还有6个篮板和2次助攻入账。

在接受采访时,这位3届NBA总冠军谈到了自己从小在家乡芝加哥发生的和篮球相关的往事。

我的家庭——都打篮球,我同父异母的兄弟、我的父亲,还有我,我们经常一起打球,我们都很享受比赛。

一起打球——在我家后院,我父亲会把有用的东西都利用起来,可能是一个木箱子,可能会为我们制造一个带蓝环的木篮板,可能是任何东西。我们非常享受比赛。

充满趣味——和都热爱这项运动的父亲、兄弟一起打球、成长

在一个空间很小的车道上打球——没有太多的投篮角度,实际上你很难投篮,因为房子就挡在道上,所以我们很多都是突破、上篮、在篮框附近终结。

打球心态——保持这种强硬的打法,我父亲是一个充满侵略性的球员,当我们突破上篮或者做其他动作时,他会击溃我们。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打球方式,这刻进了我的DNA中。

并非投篮——当时,投篮并非...怎么说呢,不是很“流行。”

实际上是——芝加哥和这里的强硬态度。芝加哥的孩子们都和我一样:他们喜欢冲击篮筐,一次次摔倒,又不断爬起来。很多孩子运动能力非常强,喜欢在篮筐附近虐对手。你看看纽约,你会想到的是运球和变向;但在芝加哥,是坚韧和强硬。

我以为我是——高中时,我以为自己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橄榄球运动员,但我或许不是,但我真的玩过一点橄榄球,是的。

我的主要位置——外接手和角卫。

有可能选择橄榄球——作为职业生涯的发展方向吗?可能不会。(我都35了,还是诚以待己吧!)

回想那时——我会是下一个Randy Moss(橄榄球名将)。

但实际上——不不不,我打篮球是有原因的。

但橄榄球——仍是我接触体育运动时的初爱之一,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喜欢在周六看大学橄榄球比赛和NFL,这是独一无二的。

选择篮球——是因为我更擅长,我篮球打得更好。

那时明白——你擅长某件事,就想继续做下去?我知道自己擅长篮球,我明白自己比对抗过的很多人都更出色。很明显,不是强过所有人,但至少优于大多数孩子,尤其是我那个年龄段的。

在我小时候——我父亲总是让我和高两个年级的孩子一起打球,所以我在4年级的时候就和6年级的一起打球,6年级的时候和8年级的一起打球,以此类推。

曾有一次明显的——身高猛增,在高中的前两年。我当时5尺7、5尺8(约1米7-1米72),但高三的时候,我一下子长到了差不多现在的高度。

那个夏天——在我长高的那个夏天,我的膝盖开始折磨我。整个夏天我都被膝盖所折磨,这使得我不得不缺席一些AAU的比赛,因为长个的过程中膝盖很疼。但总的来说,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之一了。

我曾拥有——成长的路上,我曾有过很多导师,很难单挑出某一个。

成长的方式——父亲和母亲很早就离异,我没有那种和全家人一起吃饭,以及父亲朝九晚五工作的体验。所以教练就成了导师,教练成了模范,他们扮演了父亲的角色和形象。

对我而言——我的高中教练Jack Fitzgerald就是如此,还有我的高中助理教练Gary Adams,在带我去训练馆打磨自己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的大学教练Tom Crean在我成长为一个男人的过程中对我有着很大的影响。

并不知道——自己会在篮球方面达到新的一个级别,直到大一的时候。大一时我(因为成绩问题)不具备比赛资格,当我去训练馆和大家伙一起训练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更为出色...于是我明白了,“哦,这大学就这样?”

当时最重要的是——保持那种心态并专注于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我必须付之努力,我也明白自己还很生疏。但我知道,自己比大学中的大多数人都更出色。

我绝对记得——我的第一次扣篮和第一次在比赛中的扣篮

我的第一次实战扣篮——在我高中附近的球场,就是我长个的那个夏天,高一和高二之间。

我们完成抢断——我弟弟扔给我一个空接,我记得我哥哥当时的表情跟慢动作回放一样(因为我们经常一起打球),他大喊道:“不不不不不不!!!!”而我尽可能地跃起来,抓住球并双手扣进篮筐。

震惊——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我们一起在公园庆祝!

第一次在比赛中扣篮——高三。

圣诞锦标赛——当时我完成了一次抢断,然后发起反击快攻。我跑到篮筐附近的角落位置时完成了一次单手勉扣。

队中的所有人——当时都疯狂了!因为你可以在训练中扣篮,但你很难在比赛中完成。

最终——我完成了第一次在比赛中的实战扣篮,虽然只是一次勉扣,但我做到了!此后我开始“起飞”,我需要这样一次实战扣篮来开路。

(原作者:NBA记者Joe Gabriele|编译:Gankson)

相关资讯